当前位置: 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聚焦 > 正文
国内罕见!一件专利两次许可,合同总额达11.28亿元
发布日期:2021-01-18 来源:上观新闻

“专利拆分许可”模式在国际上较为常见,在国内却是新鲜事。



最近,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完成公示,将中国发明专利“增强激动型抗体活性的抗体重链恒定区序列”及其国际同族专利一个靶点的专利权以独占许可方式,授权上海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实施,合同总金额约3亿元,外加销售额提成。2019年,这件中国专利的其他靶点以8.28亿元合同总金额外加销售额提成,独占许可给了苏州一家企业。“这种把一件专利拆分,许可给两家企业的科技成果转化案例,我在国内还是第一次见到。”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副所长吴寿仁说。


促成“专利拆分许可”的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机构,是上海盛知华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。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纵刚介绍,在上海交大医学院科技处的支持下,盛知华与上海交大医学院长期合作,为科研成果提供发明评估、专利价值培育、合同谈判与合同履行监督等知识产权全过程服务。


作为张江专项“知识产权价值提升与实现”公共服务平台、科技部国家绿色技术银行成果转化平台的建设单位,盛知华从2016年起,一直为上海交大医学院的抗肿瘤激动型抗体项目服务。项目负责人的论文曾发表在国际顶级期刊《科学》上,但盛知华认为,这项研究处于早期阶段,如果用论文里的数据申请专利,很可能得不到较大保护范围的授权,这就影响了基础研究的商业价值。为此,公司设计了多项实验,为专利申请提供新的数据。经过这种专利价值培育,交大科研团队申请的中国专利成为“平台型专利”,其权利要求覆盖多种肿瘤和多个药物靶点。此后,这件专利进入了PCT国际专利流程,盛知华协助科研团队申请了美国、欧盟、日本专利。


由于是“平台型专利”,盛知华决定拆分它,以独占许可方式把各个靶点的专利权授予多家企业实施。“企业的财力和能力都是有限的,如果把整个专利许可给一家企业,一些靶点的新药研发就会被搁置,这是对科技成果的浪费。”纵刚解释,“当然,要拆分合理,避免被许可企业之间的直接竞争。”


获得一个靶点专利权的上海企业表示,将利用专利技术,开发以多种实体瘤和血液肿瘤为适应症的创新药。目前,他们正在开展临床前研究,计划今年底向国家药监局申请临床试验批件。如新药今后获批上市,合同金额总计约3亿元,包含研发、销售里程碑付款。


曾在国外科研机构技术转移办公室工作的纵刚说,“专利拆分许可”模式在国际上较为常见,在国内却是新鲜事。究其原因,是国内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知识产权专业化管理普遍较弱,全过程管理体系有待完善,技术转移复合型专业人才亟须培养。“原始创新成果如得不到高质量专利保护,它的商业价值往往会大打折扣,成果转化和产业化进程也会受到影响。”


“专利拆分许可”在国内罕见的另一个原因,是高校和科研院所实施专利许可的比例不高,多为专利转让。“许可好比租房子,转让好比卖房子,前者的操作更灵活。”吴寿仁说,“中共中央、国务院2015年8号文要求,强化科技成果以许可方式对外扩散。国内高校和科研院所应提高专利普通许可、独占许可的比例,这有利于实现专利价值的最大化,也有利于科技成果的后续研发和完善。”(作者 俞陶然)